精院里的鬼人

刘枫,一位2013年初精神病院里的病友,当时无数个病友里印象最深的一位,和我一样是鬼人,可惜他有巫术,还害了我,也有不太强大的天眼,记得一次他(好像是在床上被绑着,或者没被绑)一个科室里很牛B的男护士(喜欢收拾我们,谁不听话就揍谁)刘枫似乎和他口角了,他躺床上(那个护士是个四眼)刘枫大喊,你个四眼,老子比你牛逼,我可是三只眼的(当时不解,后来证实他开了三眼、第三只眼)

护士过去,拿枕头捂着他脑袋捶打了几拳。

我每次被扎针时,这小子总会在我旁边有意无意的喊:小乌龟,小麻雀,小壁虎,(应该还有动物,我不太记得了),我当时脑子一亮,心说,我就回忆起我打死过两次麻雀,救过一只壁虎,后来我问他,我说你有天眼吗?他说他有巫术,又告诉我一句我已经忘记原话的话,大概意思我也懵懵懂懂,指着水泥地板(印着花花绿绿的石块)对我讲,人与人之间的磨合,关系,相互交错着,就像这地板上的石块一样在相互影响着,(大概意思,人们走在街上,你的所见之人,别人眼中的你,你们,我们,他们都是联系着的,互相契合)

后来,自从他对我说了那句话,我就对他很感兴趣,经常主动找他玩,说来也怪,好奇心害死猫,这个“鬼人”刘枫,一次我和小矮子(忘记名字)在刘枫寝室刘枫床边,我从门中间那一块玻璃上看见刘枫是鬼怪的模样,我赶紧拉着小矮子指着,我赶紧拉着小矮子的胳膊,把他拽过来,他一脸懵逼,我指着门中间的玻璃说,你看,他是个鬼,小矮子一脸懵逼,后来几秒的事情断片了,小矮子肯定没看到,刘枫狡辩的说:“你看花眼了”。我绝对没看花眼,你们看我的昵称:“灵魂出窍鬼附身”,告诉在看的朋友,我也是个鬼人,我是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知道:“镜子”是一件通灵的物件,不管是神明的照妖镜,还是老百姓用的普通镜子,我第一次,刚刚,我刚被鬼附身的时候,在灰暗的环境中,对着自家的镜子是可以看到自己是鬼的样子的,来回变化,时而无头,时而各种鬼样,后来吃了干扰神经系统的化学药片,眼睛暂时接近失明,等缓过来药劲后就再也看不到了,不过还是有点模糊(镜子里的自己)

有一次(在这件事之前应该是)刘枫和我在观察室,他说抬腿看我眼,我看了一下,他说你是公务员,然后痛苦的使劲摔了几下脑袋,(也不是痛苦,就是怎么说,不说了)他痛苦的甩了几下脑袋,然后又定睛看了一下我的眼睛,说:“你是运动员”这次他说对了,第一次说错了,第二次也没有完全对,我只是酷爱运动。

自从小壁虎小麻雀和你是运动员之后,我对他特别感兴趣,还有他会巫术,我因为这三点,总想从他嘴里了解出来点什么来,可是他却害了我,我至今不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,那天他躺床上我俩说话,我说(当时我很喜欢“鬼斧神工”“鬼使神差”“鬼迷心窍”这些鬼开头的成语)我说:“鬼斧神工”,他微笑着说:“那是鲁班神爷”然后安稳的闭眼歇息了,我想了想,我想到鬼使神差,我脑子迟钝,说话慢,我说鬼、(下边三个字使神差还没有出口)刘枫触电般起身四处张望,表情和眼神我这一生只见一次,无比恐惧,这时下边三个字我脱口而出时,他长舒一口气,才神态恢复,(我已经忘记这件事和镜子的事情哪个在前,也不想思考了)

然后刘枫和我,似乎说了几句什么,我说十指连心,他心里已经开始鬼祟要对我下手,他说握着我的手,我伸出手,我没有任何思考和顾虑,很自然的伸手和他握手,这时他说,伸出左手(男左女右)这时我太无知,没有防备心,戒备心,我收回右手,伸出左手和他手掌握在一起,他说(我一直都不记得是:感受彼此的心灵还是感受对方的心灵)因为事情发生后,因为事情突然,发生后我也太生气,就把关键的对话忘了,我就感受了(他说闭眼,感受彼此的心灵亦或感受对方的心灵)我闭眼照做,一股黑色,或是红色,亦或是红黑色,一股怎么说?什么东西,不知道什么东西,从我脑子里嗖一下飞出来,还是一股红黑色嗖一下的进入到我脑子里,(这些事情都不太确切,我身上的奇事好似许多都模棱两可,也不是模棱两可,怎么说,就是他妈d,尼玛我也不知道准确的形容,好奇怪,)我本能的收手,我说:“你害我?”可能这句话不是在前,我先看到他扭头一脸得意的笑容,在躲避我的视线,可是我看到侧脸了,我说:“你害我?”他走出房门,蹲着抱头说你打我吧,我没打,我知道打不过他。

又去了另一个房,这时我说:“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”他似乎没说话,我说:“你肯定是做对我有害,对你有利的事情”原话怎么说的,我说:“你肯定是……,好像挺绕口,前面我说了我脑子迟钝反应慢,说这些话的时候脑子也迟钝在想词,底气也不足”他笑了笑说:“说了一句什么来着、、、我想想(2013年年初,加上我记忆力极差,所以要使劲想,还是不知道他说了什么,没印象了)”我说:你……,他说:“你多虑了还是什么,不想了,一点也没印象了,反正得意后矢口否认”

上一篇

真实事件:走夜路遇见阴婚

下一篇

亲身经历:仗义的小鬼